清澈

透澈清醒的人,可能會是一個淡薄自苦的人,覺得生命沒什麼意義反正終究是一場幻覺;也可能會是瀟灑無拘、率真任性的模樣,像是藺晨。

我喜歡清醒,無論是以什麼姿態面對世界。後者一直是我最喜歡的一類人,這種人不常有,但很珍貴。

我活成前者而總是貪慕著後者。直到方才朋友和我聊起,我才真正意識到,清醒不必得自苦。

介於前後者之間,時而任性時而自苦。

每個人都有他存在的姿勢,不斷地掙扎調整,直到不再大面積地磨損。

柔軟

今天六點多離開公司,走下樓時天還亮著,很亮,像是傍晚四五點的天色。想起以前曾經有過一個奢望,不管做什麼工作,我想在天還亮著的時候回家。今天想起來,有一種很柔軟的愉悅。

光天化日,在人流中走向捷運站,耳機裏陳粒正在唱著,「賜我夢境還賜我很快就清醒」。

早早回到家,吃飯配電視劇,善後完畢窩著看了一個多小時的書,而後放下,坐到桌上準備寫今天的功課。時間很安靜地流過,安適得都忘了明天還是上班日。假期前的最後一個上班日。

無所事事拿著書看,累了就隨便爬一下 SNS 而後繼續。時間彷彿不要錢,這種揮霍讓我覺得平靜舒適,並且安全。

生活這樣子

「現在工作的地方樓下就有書店。覺得累的時候就下樓去走一走,翻翻書,便又有了力氣,我大概是一隻蠹。生活它令人疲憊。也還是有很多值得安慰的事物存在,吧。」

無意間翻到2010年和人說的這段,很想念這樣的生活。

現在遠離了位於城市邊陲的校園在都市商業區討生活,書店還是去的,那種倦極了的時候轉身下樓就能有個去處的安適,倒真的很久沒有了。

生活是這樣子,不如詩。
是吧?(笑)

職場上或多或少會受到各種幫助與關懷,但真正覺得被照顧了的時刻並不多。尤其在今早被廠商惹毛幾乎爆炸的狀況,真心感激我 boss 各種層面上的照拂。

人對我好,我便對他死心塌地。

人與人之間,不過如是。

老炮兒

去看了老炮兒,老頭子打群架燃爆了!!!
很能明白看完想打架是個什麼感受XD

關於一個失落的江湖。關於正義,關於親情,電影放了很多東西進去,看完其實很惆悵。

在該哭的地方忍不住哭了。
配樂也挺好。

以及,作為兩岸影展開幕片在巨幕廳放映真好。最近被巨幕寵壞,以後沒巨幕都不想進電影院看片該如何是好⋯⋯

讀小杜

這兩日抄小杜詩,又重新讀出了更多年少時未曾深刻刨出來的感慨與悲涼。

比如千秋萬古無消息,國作荒原人作灰;比如十年一覺揚州夢;比如綠葉成陰子滿枝,又或者,落花猶似墮樓人。寫時間,錯過,寫那些無可挽回的悵然。

浮生卻似冰底水,日夜東流人不知。我幾乎要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