烘焙呀

算不上特別愛做菜,但還蠻願意在廚房裏浪費時間,也不覺得做菜麻煩。(通常懶得做菜不是因為嫌菜式麻煩難做,是懶得出門買菜XD)

什麼喜歡的菜都會想自己做做看,但就僅止於做菜,對烘焙興趣全無。倒也不是不喜歡甜點鹹派什麼的,單純沒興趣做。

今天和人聊起,想想大概是因我做菜隨心所欲慣了,不愛看食譜,食材調料也都是憑感覺放;烘焙對於食材的精確度要求很高,不照辦會失敗,太煩人。

煩死了!XD

 

今天吃到了大概是吃過最好吃的司康。
感覺幸福。隨便牢騷一下。

不記來時路

和朋友的對話間想起這些年丟失的許多東西,文字,各種社群網站論壇帳密,種種。好像人一路走來便是這樣,一邊走一邊丟,並不是故意落下,只是回過神來,好多東西不小心就不曉得掉哪去了。

時間帶來的,各式各樣的惆悵裏頭,也就是這種不知不覺的遺棄最讓人感傷罷。

話說回來,以前總是非常執著,寫過的東西說過的話,愛過的人或者不想忘記的事情,什麼都想要緊抓著不放。後來大概年紀漸長,加上抑鬱到把自己逼成只剩下魚的記憶力,太多東西都記不住了,索性隨它去吧。

最終能夠留下來的,不過只是幾個人幾件事,寫過的字剩下多少是多少,其實不會有人在意的

所謂存在這回事,原本就是除了自己無人在意的。

img_2318

涼薄

不愛讀青春校園故事自己也完全寫不來,大概因為我既不叛逆逃學也沒有壓力山大拚命讀書,除了厭世厭世厭世以外,沒有變成拒絕上學的少女已經很好了。哈。

書裏的青春都離得好遠,其實沒有活力也一點都不明亮,時時刻刻思考人生,不打群架不翹課只在週記嗆老師。除了讀閒書就是寫寫不著邊際的東西,既封閉又無聊,人還尖銳。內心始終在暴動,表面無波,暗潮洶湧。

想起這些,大概因為又到了大考的季節。

曾經在各種消極反抗中過完高中生活,並沒有把考試當成一回事,看著這種臨考緊繃的氣氛覺得自己特別沒心沒肺涼薄寡情。

眼看青春瘡痍滿目,又殘破得格外無情,有一種倖存者的空落。畢竟都過去了。

繼續閱讀 涼薄

LOVE WINS?

傍晚看到關於同性婚姻的釋憲結果,非常高興。和同事聊了許多,他故意傲嬌地說現在合法有什麼用又沒對象,等要結婚都人老色衰了。我笑,都人老色衰還願意結婚的才更是真愛啊。

辦公室裏是一種很不真實的歡快,讓人有點飄忽。

直到下班走在路上,想起這一路是怎麼走到今天,同性真的可以結婚成家,享有所有平等的權利與保障,突然鼻子一酸哭了出來。

繼續閱讀 LOVE WINS?

往事休提

有些東西塵封太久,見不得光,驟然揭開,彷彿洪太尉誤走妖魔。驚慌不已,只能落荒而逃。

工作的緣故得用 skype,太久沒用想不起帳號,試著以常用信箱登入看看,登是登入了,看見聯絡名單嚇得要心臟病。

那裏頭是 MSN 結束服務後轉移過來的資料,連分類都是我當年仔仔細細用心良苦分好的。多年不見,這些東西突然蹦到眼前來,莫名的情緒排山倒海我幾乎無力招架。

怵目驚心。

夜太黑

夜晚的時間不經用。

其實所有只屬於自己的時間都是,只是將時間拉展開來,屬於自己的時間多半只有夜晚。在紙頁和各種映像裏東摸西蹭,時間變得稀薄,一晃眼就沒了。

每次被問幾點睡都不知道怎麼回答,尤其對醫生心虛;平時不太睡覺,假日亂睡一氣充個電,再繼續胡來揮霍,周而復始。

覺得應該要繼續修練,如果人可以不用睡覺多好呢。

我其實,恐懼睡眠。

閱讀

閱讀這回事,每個喜歡的作家大抵都會有一本決定性的作品;也許不見得是最好的,只是於我有重要意義。

放在村上來說,是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;東野是白夜行;江國香織是冷靜與熱情之間;馬家輝是死在這裏也不錯;黃碧雲是無愛紀。諸如此類。

也不單是書,音樂,電影,所有廣義的閱讀範圍皆然。

又到了亂畫藍圖胡亂許願的年末,希望今年在各方面都能走得更遠,讀得更多。依然揮霍,但少一點徒勞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