突如其來的告別

註銷了 yahoo 帳號。

想不起什麼時候註冊的,近二十年的事誰還能說得清。

原先只想停用y拍,登入信箱發現所有信件都被清空,還以為信箱壞了,reload 數次,空空如也;當下便想,是時候掰了。

和朋友寫過的長長的信件,少年時代亂七八糟的東西都收納在裏面,以為一直會在的東西,某天打開抽屜卻發現早被清空,不知所措。

以前總是什麼都捨不得丟,寫過的小紙條,隨手胡寫的筆記,靈光乍現記下的段落,瑣瑣碎碎的,自知無聊只是捨不得丟。這幾年練習斷捨離,割捨不下的依舊割捨不下,但能放開手腳說丟就丟的也扔了不少。我開始能正視自己的過往並沒有什麼保留的價值,活過了,帶走了一些東西,那些至今還留在身上的我記著了;被留在過去的,遺失便也遺失了罷。

想起一些不知上哪去找的人。

謝謝你們曾經存在過。

time to say goodbye

看見 SGZ 在 wb 發了國慶快樂的訊息,氣得發抖。

一個長期關心人權、反戰、支持藏獨,擁有理想主義人格的人做出這種事,令人倍感不解;尤其,他人現在還在敘利亞難民營。

中國國慶,香港警察當街開槍,實彈幾乎殺人。他一個擁有許多香港粉絲並宣稱過自己愛香港、支持過雨傘革命的日本人,隔這麼遠非得祝願極權政府國慶快樂,錦上添花又是為哪般。將中國國慶和和平tag擺在一起,不諷刺麼。

我不是他的死忠粉絲,充其量就是路人粉。因為那是真正敬佩過的人,更無法接受他這樣賤賣自己。儘管後來重新編輯訊息去掉國慶內容粉飾太平,仍令人憤怒。不道歉這事沒完。這個人於我,就如同那些觸及底線便毫不留戀棄用的品牌,對他與他的作品,一切,不會再多看一眼。

我很難過。看見擁有信念的理想主義者隨手拋棄信仰。我曾經因此接受他身上的一切缺點,如今也因此無法原諒。

杉原有音,再見。

一日喪

中國的國慶搞得彷彿國喪,打開相關的社群網站除了愛國不能有別的內容,那種異常的激越真情實感湧動不休,非常可怕。

所有浮誇的形容,吶喊,熱淚,都顯得滑稽。每個人只被允許擁有同一張臉,使用同樣的言詞,呼喊同一種聲音。熱烈,虛假,徒有其表。所有的人都在進行政治性的狂歡,他們卻說,不要談論政治。

靠資本決定一切的共產國家,日日政治表態的政治冷感者。這就是這個國家的面貌。令人難受。

繼續閱讀 一日喪

記一次回眸

忽然想通我為什麼一直以來都沒什麼嚴肅的CP觀。

大概最初接觸同人就是從布袋戲開始,從百年大計到創線,從看文到開始寫文,大概搞同人從最初到最精華的那些年都在創線,而創線衍生版根本不允許標注CP啊,標題寫CP是違規的。XDDDDDD

覺得以前這種風氣沒什麼不好,看文只是因為它是篇好文,而不是因為我吃什麼CP。在創線之後,就都是不標CP沒禮貌的概念了。自最初待的就是自由開放不設限的地方,因而我眼中也始終只有角色沒有CP;喜歡的角色與不同作者的碰撞,怎麼湊CP都無妨,故事好看角色精彩就行。

凡事也不過合眼緣而已。

最近霹靂的馬拉松直播拉了好多人回坑,晚上一時興起把以前收的本子翻出來,某人在一旁哇哇叫,妳怎麼有這個、蛤妳吃這CP嗎,諸如此類。

anyway, 青春啊,因為這些雜七雜八的而飽滿有光,值得回眸。

我很開心。

長大成人

那天看見人說,長大的意義之一是看穿父母不過爾爾。

也許如此但於我而言,意識到自己的成長卻是在於,發現父母不過爾爾但我仍深愛著他。即使抱有很複雜的情感,我願意概括承受。

以前覺得自己寡淡冷情,如今再看,冷情之外,還有許多盲昧的溫吞的進退踟躕的情意,一直都在,只是如今我願意顯露出來,不再死命壓抑。

也許這也是長大成人的意義。

LOVE WINS?

傍晚看到關於同性婚姻的釋憲結果,非常高興。和同事聊了許多,他故意傲嬌地說現在合法有什麼用又沒對象,等要結婚都人老色衰了。我笑,都人老色衰還願意結婚的才更是真愛啊。

辦公室裏是一種很不真實的歡快,讓人有點飄忽。

直到下班走在路上,想起這一路是怎麼走到今天,同性真的可以結婚成家,享有所有平等的權利與保障,突然鼻子一酸哭了出來。

繼續閱讀 LOVE WINS?